以“赶不上后续航班”为由拒载中国旅客 美联航让人大开眼界

      自海外疫情失控,民航局采取“五个一”政策限制国际航班以来,从国外飞往中国的航班数比起往常呈断崖式下跌,对于海外中国公民来说,一张回国机票一票难求。虽然自六月份以来中国民航局不断放宽政策,增加国际航班数量以满足庞大的归国需求,但依然是杯水车薪,无法满足所有的需求。

      笔者认识的人也有在美国学成毕业急需回国的留学生,看着他从四月份开始不断地愁回国机票,笔者也不断给他关于回国机票的购买建议。幸运的是这位朋友抢到了经韩国回国的机票,并在六月份安全回国,但仍有数以百万计的海外华人困于国外无法回国。海外华人归国的各种辛酸足以写一本《西游记》――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回到大洋西岸的祖国。

      而对于美联航UA79航班的百余名中国旅客来说,既幸运又不幸――他们幸运地买到了从日本飞回国内的航班,但又不幸因为美联航UA79航班延误,无法从美国飞往日本再转机回国。可以说,没有什么比看到希望的曙光就在面前,却在最后关头被铁门紧紧锁着更让人绝望了――希望有多大,绝望就有多大。

      我们先来回顾下美联航UA79航班事件。

      8月16日,UA79航班计划中午从纽约纽瓦克机场飞往东京,并在东京转机国航CA146与厦航MF810航班返回国内。

      然而在航班的第一段,美联航UA79的环节就出现了问题:由于美联航无法联系上执飞机组,不得不重新安排机组执行航班,更换机组的时间造成航班延误两个多小时。而国际航班中转是一环扣一环的,在购买机票制定行程时,前一段航班到达中转站的时间与后一段航班飞离中转站的时间很可能会极为接近,在疫情期间航班没得选的情况下,这一问题就更为严重了。

      在UA79航班事件中,由于UA79延误了两个多小时,使得延误后的飞机按计划抵达东京时,转机回国的旅客会赶不上后续航班。因此,美联航拒绝让这百余名中国旅客登机,造成这些旅客滞留在纽约这一曾经的美国疫情风暴眼。而美联航的后续处理也让旅客极为心寒:只提供了一夜住宿,绝口不提后续处理方案,也没有任何赔偿。

      根据民航《蒙特利尔公约》第十九条延误部分,“旅客、行李或者货物在航空运输中因延误引起的损失,承运人应当承担责任。但是,承运人证明本人及其受雇人和代理人为了避免损失的发生,已经采取一切可合理要求的措施或者不可能采取此种措施的,承运人不对因延误引起的损失承担责任。”美联航并没有采取一切合理的措施来避免延误,因此美联航应当承担UA79航班延误及拒载旅客所造成的一切损失。

    因为UA79航班延误被拒绝登机而滞留在机场的中国旅客,图自微博用户韦祖道一。

      图:因为UA79航班延误被拒绝登机而滞留在机场的中国旅客,图自微博用户韦祖道一。

      凭心而论,笔者从事民航工作那么多年,在航班保障一线也呆了很久,由于航班延误导致联程航班后段受影响无法顺利乘坐的情况也遇到过不少。但是如美联航那样,因为飞行员没到而临时调换飞行机组本已非常匪夷所思,而后以“你们肯定赶不上后续航班”为由拒载的操作,更是让人大开眼界。

      民航出行中,买多张机票进行换乘以到达最终目的地是比较常见的一件事。毕竟就算航线网络再发达,也很难直达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对于非大城市的目的地大概率还是需要换乘的。而多张机票进行出行又分两种情况,买了联程机票以及买了多张单独的机票。

      如果买的是联程机票,那么在第一段航班延误了导致无法坐上后续航班时,航空公司有义务给受影响旅客解决后续航班问题,因为卖给你的机票是把你送到最终目的地,所以得把旅客送到最终目的地。

      而如果是多张单独的机票,就算航空公司延误了让旅客到达中转站的时间,错过了下一段航班,对前一段航空公司来说,他的义务就是把旅客送到中转站这一“最终目的地”(对前段航司而言),他已经完成了他的部分,对后续影响不承担责任,顶多进行一定的延误补偿。这也是为什么进行中转航班飞行时要尽量购买联程机票――就算航空公司在上一段掉链子了让人赶不上下一班,也得负责任把人送到约定的目的地。

    一个典型的联程航班,从上海飞往温哥华需要在西雅图进行中转

      图:一个典型的联程航班,从上海飞往温哥华需要在西雅图进行中转

      回到美联航UA79事件,本次事件的发生有一定的特殊性。日本对于中转旅客的规定是,外国旅客可以从日本中转但是不得过夜也不得入境。因此美联航航班延误后拒载中国旅客的原因是即便到了东京也没法走,还会违规过夜而被遣返,你们就别走了吧。这一说辞放在平时勉强还能让人接受,但是在当下这特殊环境下,好不容易抢到回国救命机票却因为美联航“瞎操心”而无法成行,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

      从事后航班时刻来看,延误了两小时的美联航UA79航班在当地时间15:12落地,而中国旅客乘坐的归国航班国航CA146与厦航MF810均在15时左右起飞,也即前脚回国航班起飞、后脚UA79航班落地。要是这百余名中国旅客在飞机上的话,或许会在飞机降落时看着涂着五星红旗的飞机起飞。那么,这百余名中国旅客当时真就一点回国的机会也没有么?并不是。

      5月7日达美航空从美国亚特兰大飞往阿姆斯特丹的DL072航班就因为技术原因延误了四个小时,而这航班上也有110名中国旅客要前往阿姆斯特丹乘坐南航航班中转回国。南航阿姆斯特丹站长得知此事后紧急进行协调,让延误的DL072航班停靠在临近桥位,并给这些旅客单独办理登机牌。最终在达美航空与南航的共同努力之下让旅客们顺利回国。

      而反观美联航本次事件中的应对,美联航在航班延误之后没有就旅客的安置与国航和厦航进行协调,理由是当时是中国深夜,不进行联系。对于这一理由笔者只觉得可笑,虽然美国时间的中午在中国已经是深夜了,但是国航与南航的运控中心是24小时有人员值守的。

      如果美联航及时进行协调,国航厦航启动应急预案,并不是没有可操作的空间。协调日本方面对航班停靠桥位进行调整,停在相邻桥位,并且国航厦航推迟出港时间,那么美联航UA79航班的中国旅客完全可以赶上回国飞机。这样不仅仅是人道主义,也是一个航司补救因自身原因所导致的错误,但美联航就是什么都没做,让百余名中国旅客眼巴巴看着日本旅客坐上飞机飞走,而自己只能绝望地留在机场。

      当然对美联航来说,这样的行为并不是第一次了,毕竟美联航就是以服务恶劣而臭名远扬的。美联航对于乘客态度恶劣最为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联航快运3411航班事件了。在2017年4月9日,联航3411航班起飞前要将四名员工送往目的地,然而飞机满座了。在征集自愿下机旅客未果之后(自愿下机奖励为16张50美元代金券),要求四名旅客下机,其中就包括美籍华裔越南人医生杜成德。杜成德称自己要赶去出诊拒绝下机,美联航的航警使用暴力手段将杜成德拖出飞机,并殴打他。满脸是血的华裔面孔被拖出飞机的画面无疑极大刺激了民众,而民众也苦美联航久矣,掀起了舆论浪潮。

      最终杜连德与美联航达成了庭外和解,获得了一笔巨额赔偿。虽然赔偿的金额是保密的,但有消息称这笔赔偿高达上亿美元,足够买一架737MAX了。相比之下,对延误旅客置之不理、暴力投掷旅客行李这种,都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被打的满脸是血强行拖下飞机的杜连德

      图:被打的满脸是血强行拖下飞机的杜连德

    一名歌手因为美联航粗暴装卸暴力投掷吉他导致吉他损坏,创作了MV《美联航摔了我的吉他》,获得了海量关注。

      图:一名歌手因为美联航粗暴装卸暴力投掷吉他导致吉他损坏,创作了MV《美联航摔了我的吉他》,获得了海量关注。

      美联航对UA79航班中国旅客冷漠生硬的恶劣态度是因为目前美国整体社会氛围反华,还是因为这是美联航一贯的操作,相信只有美联航自己知道了。如果此次事件中不是百余名中国人而是百余名美国人,美联航还会如此处理么?

      对于受美联航UA79航班拒绝登机而导致无法回国的中国旅客来说,最重要的是回国以及“讨一个说法”。中国驻纽约领事馆就此事发出公告,称会密切关注这一事件并对滞留旅客尽快妥善安置。至于美联航的恶劣行径,受影响旅客对美联航发起诉讼也不失为一个有效的维权途径。毕竟美国大把律师正摩拳擦掌准备效法“杜连德事件”,从美联航身上撕咬一大块肉下来。

      在现今这一特殊时期急于回国的同胞,如若购买多段航班机票回国,首先是建议购买联程机票。毕竟买了联程机票的话航司有责任将旅客送至最终目的地,这样可以极大减少因前段航班延误或取消所带来的风险。其次航班延误在所难免,如果没买联程机票的话,在购买多段航班机票时建议留足中转的时间,有条件的话中转时间最好留足6小时以上,以规避风险。最后祝每一个海外同胞都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回国。

    0荐闻榜

    观察者网


    http://news.carnoc.com/list/541/54190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