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数字上看:新冠疫情对全球机队的影响

      在新冠疫情发展顶峰时期,全球超过三分之二的干线客机被迫停飞。老龄飞机退役或成必然选择。

      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迅速蔓延,对全球客机机队产生了多米诺骨牌式的影响,导致干线客机的数量较年初水平下降超60%,闲置飞机数量在4月达到顶峰(图1)。

    1

      今年年初,全球航空公司约有20200架空客和波音客机在服役,新冠疫情发生之后,服役机队规模骤降,4月中旬降至7400架,随后开始逐步上升。全球机队数量的波动是由亚太航空公司推动的,它们首先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因此也处于复苏的前沿(图2)。

    1

      在疫情发展高峰时期,全球有三分之二的干线客机被停放在地面,并且近期停产的飞机很有可能在此次新冠疫情危机中就此退役。在4月份Cirium网络研讨会期间,AscendbyCirium全球咨询公司总监罗伯・莫里斯预测,“四引擎宽体客机”将在此次新冠疫情中受到最大影响,前几年停产的B747客机可能会在疫情期间全部退役,A340-600的运营也将受到威胁。

      AscendbyCirium的估价主管乔治・迪米特洛夫则认为,相比飞机是否停产,机龄才是影响飞机运营的关键。机龄越老的飞机在此次疫情中越容易被淘汰。并且在此次新冠疫情危机中,机龄相似的的宽体客机比窄体客机更难运营。

      Cirium将机龄小于9年的飞机视为“青年”飞机;机龄在9到16年的飞机视为“中年”飞机;机龄大于16年的飞机视为“老年飞机”。现阶段全球窄体客机和宽体客机机队中各有三分之一的飞机是“中年”飞机。其中双引擎宽体客机机队中有640多架“中年”飞机和840架“老年”飞机(注:双引擎宽体客机这里指A330ceos、767777-200/300经典系列,不包括-200LR/300ER)。窄体客机机队中有4700架“中年”飞机和2800架“老年”飞机(注:窄体客机这里指A320ceo系列和B737经典/NG系列飞机)。

      亚太地区航空公司拥有全球最大的“中年”双引擎宽体客机机队,共计297架,和全球最大的“中年”窄体客机机队,总计1634架;而北美地区航空公司拥有最大的“老年”双引擎宽体客机机队,共计362架。

      虽然接收新飞机的数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航空公司的运力恢复速度及其获得融资的能力,但莫里斯和迪米特洛夫都认为,如果融资情况允许,航空公司应该继续进行机队更新,避免在恢复运力时使用机龄较老的飞机。SMBC航空资本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彼得・巴雷特对此说法表示赞同,他表示,在利息成本较低,购置成本相对较低的情况下,新飞机所带来的收益远超同类型老飞机。

      此次新冠疫情的影响还蔓延到了上游制造商。大型飞机制造商的飞机交付数量迅速减少,从2019年底的每月平均交付90-100架下降到了今年的每月平均交付不到40架,而且这一数字还在继续下降。

      2020年1-5月,空客和波音共交付了205架商用客机,而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只交付了5架。Cirium数据显示,空客和波音的商用飞机月交付量在4月份下降到18架,5月份上升到25架。

      中银航空首席执行官罗伯特・马丁在与IBA集团联合举办的航空危机网络研讨会期间预测,2020年干线客机交付数量将处于600-1000架之间。马丁认为,今年的飞机交付数量将不会完全由需求方决定,飞机制造供应链中的问题也会影响今年可交付的飞机数量,并且波音737Max的回归情况尚不明朗,这也会为未来的飞机交付数量增加更多变数。

    0荐闻榜

    国际航空运输


    http://news.carnoc.com/list/537/53797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